咨询热线:13915300089

网站地图图标 邮件图标

into Dongxin clothing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关于我们列表

公司简介

新闻推荐

预订开启 提供顶级ROI的印

预订开启 提供顶级ROI的印

方正电子成为Landa数字印刷

方正电子成为Landa数字印刷

巴萨罗那:13-包装彩盒、

巴萨罗那:13-包装彩盒、

2年实现年产值3000万 这家

2年实现年产值3000万 这家

联系我们

江阴市东新服装商标有限公司
联系人:蒋总
手  机:13915300089
电  话:0510-86301317
地  址:江苏省江阴市长泾镇习礼小庄圩104号

探访广东洋垃圾服装:通过商贩销往全国(图)
作者:9uu官网    发布时间:2021-02-28 13:08    点击次数:次   

  在广东陆丰碣石镇记者发现,有一门经济规模庞大、参与人数众多的生意,那就是洋垃圾的倒卖,只要拐进密如蛛网的小巷里,倒卖旧衣服的店铺一家连着一家,记者在一个商贩的家中看到,一座三层小楼堆满了一捆一捆的洋垃圾服装,二楼已被用作仓库。

  知情人告诉记者,每天都有十几二十几辆货车把旧衣服拉到碣石镇,如果按照一车20吨算,一天就会有400多吨,一年将近15万吨,图片中就是一家店正在在对旧衣服进行抛光和熨烫(上图)以及在村子里的空地上,还堆着大量?onkeypress=

  主持人:“今天演播室还请来了一位同事,《经济半小时》的记者井天增。你好,在今天开始节目之前,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是井天增在2009年10月14日在广东陆丰的碣石镇拍摄的。”

  “我跟一个人过来,就走丢了,就刚才买完水,就走丢了,就在这买完水,这个人转一圈就没了,那你光说过来,人都不知道,他买完水,我往前走就没有了。”

  主持人:“虽然看不清楚画面,但是从这段对话里,我们还是能感觉到现场的气氛很紧张。井天增,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

  井天增:“在广东陆丰碣石镇拍摄跟洋垃圾有关的节目,但是在暗访的时候被人发现了,然后就有人追我们,我们一路狂奔,中间还跳到了猪圈里,最后跳到河里,躲了半个多小时才逃脱。”

  主持人:“井天增他们到碣石镇采访,可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险境呢?事情还要从碣石镇兴旺的洋垃圾产业说起。”

  碣石镇位于广东省陆丰市,是陆丰三大镇之一,因渔业和圣诞品加工而在当地小有名气。然而在碣石,还有一门经济规模庞大、参与人数众多的生意,那就是洋垃圾的倒卖。10月中旬的一天,记者来到了碣石镇的新饶村,刚到村口,就有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上前搭讪。

  简单的攀谈之后,这名商贩极为热情地邀请记者回家看货,经过近半个小时的车程,记者来到了一座三层小楼的门前。走到二楼记者看到,在这个已经被用作仓库的房间里,堆满了一捆一捆的洋垃圾服装,而这,就是商贩口中所称的旧衣服。

  “这里什么货都有,你要买毛料毛料也有,要买其它的全部有,服装啊各种方面都有。”

  记者发现,每包旧衣服都有七八十件,衬衣、毛衣、外套、裤子应有尽有,但几乎没有哪两件衣服是同样的款式,而它们共同的特征是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损,有的衣服上面有着非常明显的污渍,还有的衣服连商标上面的字迹都已经无法辨认,衣服上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腐臭味。但商贩表示,自己的衣服都是国外的知名品牌,并且在旧衣服里属于中上等货色。

  “我跟你说,我这种啊,我是开包头的(上等货),现在的货是韩国(那边过来的),这里也是韩国的多。”

  看到家里来了客人,商贩的两名亲戚也走进屋子,卖力推销,当记者谈到有的衣服商标损坏不好出手时,其中一人马上表示,只要每件衣服再加1块钱,他们就可以提供各种新的商标。

  按照这几名商贩的说法,这些旧衣服经过简单的抛光和熨烫处理之后,换上新的商标,就可以当做新衣服来卖,售价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而进货的价格却极为低廉。

  这里所经营的还不仅仅是这些又脏又旧的低档货,这名商贩告诉记者,他还有一个朋友也在做这门生意,他那里的货成色更好,是旧衣服里的精品,建议记者和他一起去看一看。一路上,记者赫然发现,新饶村的每条巷子里都密密麻麻的开满了店铺,而每家店铺里经营的也全都是旧衣服。有的店正在对大捆的衣服进行拆包,画面上的这一家店正在在对旧衣服进行抛光和熨烫,还有的店里挂着已经处理完毕的衣服,当做样品展示给客户。而在这些狭窄的巷子里,还有一辆接一辆的两轮和三轮摩托在来回穿梭,源源不断地将满车的旧衣服运到自己的店里去。陆丰碣石镇俨然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洋垃圾服装集散地。

  主持人:“倒卖进口旧服装的新闻,我以前也听说过,但像碣石镇这样庞大的规模,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井天增:“我在碣石镇看到,只要拐进密如蛛网的小巷里,倒卖旧衣服的店铺一家连着一家,有的大卖场主要从事批发业务,而绝大多数都是节目中看到的这种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店铺,虽然门脸不大,但它们每年做成的生意却不小。”

  主持人:“看到这幅场景,我们不禁想追问,这些布满着整个碣石镇的洋垃圾服装,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它的数量究竟有多大?谁在控制着这个巨大的产业链条?这其中藏着多大的利益空间?我们一起来一步步探寻洋垃圾的产业链。”

  在当地商贩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当地堆放洋垃圾的一个巨大的仓库。记者看到,整个仓库分为两层,面积有200多平方米,按每一大包200件计算,这里堆积起来的衣服不下3万件,楼下还有几名工人在对衣服进行加工处理。这里的老板告诉记者,他的衣服才是真正的“包头”货,非常好卖。

  好货自然也卖的上价钱,老板表示,这里的衣服每件卖12块钱,如果进货量在5000以上的线块钱一件。据了解,在碣石镇,洋垃圾服装店主要集中于三家村、道井和新饶等地,从事洋垃圾服装加工和销售的商户超过了1万家,每年卖出去的旧衣服有上亿件,曾经做过这种生意的小张告诉记者,在生意红火的时候,卖家的收入极为可观。

  知情者小张:“你看成本那么低,一件都,几块钱能卖到十多块,十多块,外省(进货)多的话,一个月大概就是有十多万二十万可以赚。”

  洋垃圾服装是以走私、夹带等方式进入我国的二手服装,是法律明令禁止进口的东西,然而在陆丰市的碣石镇,洋垃圾服装交易已经形成了一条非常成熟的产业链,知情者小李告诉记者,洋垃圾服装的产业链基本上是这样的:首先,货源主要来自两个渠道,一个是走私,另外一个是香港有专门的公司从国外进货,再通过海运或陆路转运到内地来。随后,碣石本地大大小小的各级中间商开始对服装进行分销,卖到全国各地前来进货的商户手中,最终流向市场。

  知情者小李:“是谁要订货的话,都人家熟悉的,他要什么货,韩国、日本、南韩、台湾,那样的话,比如这个人是谁的,你要什么货他就知道的,打个电话给他,就这样的,然后他这个货有人直接送到他的店那里去的。”

  在碣石,大批从香港经由深圳运送旧服装的货车一般会在晚上九点以后到达,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有十几辆甚至几十辆载重20吨以上的大卡车开到这里,由专人负责接货、验收、分解以及重新压包。

  知情者小李:“每一天都有20几辆,最猖狂的话,有时候半夜三更都有,两三点钟也有,白天都很敢,很大胆的。”

  主持人:“一年365天,碣石镇就像一部全天候运转的机器,一刻不停地在进口倒卖洋垃圾。”

  井天增:“事实上,在倒卖洋垃圾的整个产业链条中,碣石镇只是我们所能看到的冰山一角,还有一个规模更庞大、横跨境内外的庞大网络潜伏在地下,源源不断地为碣石镇供货。刚才节目里那位知情人透露了一个信息,每天都有十几二十几辆货车把旧衣服拉到碣石镇,如果按照一车20吨算,一天就会有400多吨,一年将近15万吨。”

  主持人:“碣石镇上的商户怎么就能把这么多旧衣服卖到全国各地呢?我们再来看看他们究竟是怎么做这个独门生意的?”

  在碣石的很多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堂而皇之地把加工完毕的服装挂在自家门前等待出售,而在村子里的空地上,还堆着大量卖不出去、被二次淘汰的旧衣服,即便是在这些极其破旧、极其脏乱的垃圾堆里,还有人在里面挑挑拣拣,希望找到一两件可以勉强卖的出去的衣服。

  而那些没有被扔进垃圾堆的衣服也不见得干净多少,知情者小张告诉记者,洋垃圾服装绝大部分是国外淘汰下来的废旧服装,其中有一部分服装的来历甚至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知情者小张:“每件过来衣服都是,从外国过来都是那些烂烂的衣服,有的死的那些,细菌都不知道多少,就全部都搞到我们碣石这个地方过来。”

  很多旧衣服,尤其是包尾的下等货,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污渍甚至血渍,面对这样的衣服,碣石镇的商户们都会特别耐心地擦去或者刮掉这些痕迹,处理衣服上的污痕对他们来讲已经习以为常。

  尽管在刮掉污渍的时候,商贩们显得非常耐心,但是像清洗甚至消毒这样的工作,这里的商贩就没有一家肯做了。这些刚刚被刮去了血渍、污渍的衣物就这样以每天上万件的数量流入全国各地的市场。它们中的大多数都很可能携带着各种细菌和病毒。

  而正是这些看似光鲜、实际上非常肮脏的洋垃圾服装,每天都在通过大量的不法商贩,一批又一批地销往全国各地。

  “河南、湖北、东北,大部分各个省都在我这里拿货,拿很多,省的话就像浙江、福建、湖南那些,基本上哪个省都有过来买的。”

  就这样,碣石镇的商户们一边将大量洋垃圾销售出去,一边将大笔金钱收入囊中。在某些村子里,上到80多岁的老人,下到10几岁的孩子,都在参与这种并不光彩的生意,然而他们对此都已经见惯不怪。

  “不分什么年龄,大大小小都有,老老少少都有,那些父母有钱赚就可以,管他小孩子要不要读书,只要有钱赚就可以,在家里帮忙,在家里看店、搞衣服,这些对小孩子就不好。”

  主持人:“碣石镇上这门肮脏的特色产业,我想无论谁看了都会摇头。镇上的老老少少虽然都靠这门生意挣了钱,但我倒想问问他们,你们卖的脏衣服你们自己穿吗?”

  井天增:“其实,他们自己也不敢穿,我在暗访的时候注意到,很多本地居民处理洋垃圾的时候,他们都带着口罩。但他们却把这些带着病菌的旧衣服卖到全国各地,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在购买这些便宜的衣服,这种巨大的市场需求也支撑了这个地下产业的生存。”

  主持人:“我记得对进口旧服装,国家早就三令五申严格禁止,各种打击活动也从没断过,可为什么在碣石镇还会存在规模如此庞大,分工如此精细的洋垃圾集散中心呢?”

  主持人:“在广东陆丰碣石镇,一个巨大的进口洋垃圾分销网络,每年都在把肮脏不堪的旧服装卖到全国各地,数量高达一年十几万吨。”

  井天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在碣石采访的时候,当地人告诉我们,碣石镇倒卖垃圾服装已经十几年了,虽然名声不好,可镇上却有上万家庭一直都靠这个行当吃饭。有的家庭年收入达到好几百万。”

  主持人:“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开始有一些不法分子从国外走私洋垃圾服装到国内。2002年,外经贸部、海关总署和国家环保总局联合发布了《禁止进口货物目录》,其中明确提到,禁止废旧家电和旧衣物的进口。然而,禁令发出了7年,尽管碣石镇所在的陆丰市政府和更上一级的汕尾市政府多次对买卖洋垃圾服装进行严厉打击,但这种现象却是屡禁不止。为什么洋垃圾在这里就像野草一样难以铲除呢?”

  其实就在记者前往碣石镇前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汕尾市委、市政府就组织市打私办等有关部门负责人在陆丰召开会议,专题部署打击“洋垃圾”的措施,宣称要组织专门力量对碣石地区的“洋垃圾”进行全面、彻底的清查整顿,对非法摆卖旧服装市场门店进行查封,对旧服装储存场所及仓库进行取缔,并称要建立打击“洋垃圾”非法经营活动的长效机制。在随后的几天里,碣石镇从事旧服装销售的商户们确实有所收敛,白天都大门紧闭,但每天下午一过5点半,他们就开始陆续打开大门,若无其事地继续做自己的生意,而就在店铺旁边的墙上,“严厉打击洋垃圾买卖”的标语还非常显眼。

  “开店的上面过来抓了,把货全部都清理走,他们就全部都清理走,然后过几天风平浪静,又把货搞回来,又在店面那里,过了一个星期,然后又把店面全部都开起来。”

  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间,当地政府先后组织了10次大的行动和86次专项行动,其中今年7月份以来就组织两次大规模行动,共收缴旧服装1400捆、约120吨。但这些数字并不能掩盖这些行动的治标不治本。就连当地的商贩自己也觉得,全镇的洋垃圾加工之所以像滚雪球一样,发展到今天成了每天流水达到上万件的规模,和政府治理不严有着直接的关系。

  除了违法成本小之外,利益巨大是当地加工洋垃圾的又一个巨大的动力。当地的知情人告诉记者,相比其他行业,旧服装生意的收益简直是暴利。在旺季时,当地的几家大加工点,每月收入都在百万左右,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很多人不惜铤而走险,干上了这种违法的买卖,但他们也很清楚,这种生意显然是见不得光的,因此,在这里几乎每个人在和陌生人打交道时,都有着很高的警惕性。

  “我们现在这里的人,一般游客经过,我们不敢说那么多,因为是有好些人假装记者来这里采访,因为才采到这样,这种道理,家家不敢开门,你是假装记者,我也还不敢肯定,你是假装官员,我也不敢肯定,对不对。”

  即使是只有几岁的孩子,也都学会了非常小心地避开外来的人。这位知情人告诉记者,更严重的是,多年来该镇甚至已经发展出来一套完整的加工洋垃圾的产业链,同时也形成了专门为这套加工链条提供保护伞的黑恶势力。这些专门负责看场子、对具有威胁的外来者他们随时都准备以暴力替人消灾、摆事儿。以此替从事这项不合法生意的当地的商户提供庇护。记者在现场看到,每次货车卸货的现场,戒备都很森严,陌生人一旦接近,就会立即引起对方的警觉。在三家村一带暗访时,记者甚至经历了这样的遭遇。

  主持人:“节目里我们看到,碣石镇的洋垃圾服装产业之所以能蓬勃生长,一方面当地存在着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形成了一个既得利益群体,另一方面在这些黑恶势力背后,似乎还有保护伞。再加上倒卖旧衣服的高额利润,这个肮脏的产业在这个小环境里,似乎逐渐长成了一个恶性肿瘤,再怎么动刀都无法根除干净。”

  井天增:“不仅有这些具体原因,我们在制度设计方面也存在漏洞。我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二十四条规定,国外的旧衣物是禁止入境的,那么这样数量庞大的洋垃圾旧衣物是怎么获得海关许可,报关从香港进入广东的呢?我在翻阅该《防治法》的时候发现,第二十五条中又规定,对于可以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实行限制进口和自动许可进口分类管理。香港的某些公司正是利用这个模糊的界限,将禁止进口的这些洋垃圾以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报关,运往广东的。所有这些,都使得打击了十几年的洋垃圾越打越多,犯罪分子的气焰也越来越嚣张。”

  主持人:“制度上的漏洞,监管上的漏洞,把碣石镇引向了一条歧途,如果说碣石镇的洋垃圾在向全国输送病毒,它自己中毒也越来越深,越变越畸形。我们现在更像看到的不是当地政府又烧掉了多少洋垃圾,而是他们到底能下多大的决心,关掉进口通道,铲除地下网络,让当地的GDP变的更干净一些。对于碣石镇的洋垃圾服装,我们栏目还将继续关注。”


9uu官网